• <i id="p6of6"></i>
    <track id="p6of6"></track>
  • <thead id="p6of6"></thead><wbr id="p6of6"></wbr>

        常州网 | 微博 | 客户端 | 旧版博客
        收藏本站

        陈平长篇连载 命运 [2]

        陈平 最后编辑于 2021-04-08 22:24:34
        1233 0 5

        陈平长篇连载   命运 [2]

        没有花轿,一来抬花轿吹打目标太大,怕引来日本鬼子,二来,家里也实在没那个钱,所以抬了一只米箩充当花轿,新娘跨进这只米箩,随着一行人迅速走进夜色中的田埂小道。

        新娘母亲扶着门框,看着女儿女婿在夜色里远,一直到人影不见,她才叹了口气回到屋里。

        乘着依稀月色走在的乡间小路的谈荣根,可谓跌跌撞撞,连拖带跑把新娘接回了家。大喜之日的谈荣根内心没感到多少喜悦,唯有丝丝恐惧,生怕后面突然出现日本鬼子,所以回到家后,他浑身上下被汗湿透,直到此时,他才仔仔细细端详新娘;俊俏而白里透红的面孔,苗条而结实的身躯,哇,七……仙女下凡,嫦娥再现……何仙姑转世……农村社戏中那些赞美仙女的台词,居然从他的嘴巴里冒了出来。新娘招娣被他看得羞涩万分,于是嗔怪地说有啥好看,都有鼻子眼睛耳朵,又不是怪物。

        荣根口拙想不出啥话回应,只是猛地一把将她搂到了胸前,然后在她的脸上使劲了一口,哎哟,你干吗呀,招娣娇羞想挣开他的怀抱。这荣根仍然使劲抱住她往房里走去,然后扑地一声吹熄油灯……事后听邻居们说,在鬼子的铁蹄下,老百姓迎亲娶老婆,就土匪抢亲差不多。

        新娘钱招娣没读过书,但为人明理,她也不知道新郎没读过书,就是个文盲。当时急着要嫁个人,那会想到这些。成亲后两人过了一段日子,这才发现彼此性格差异很大:荣根,你去拿把锄头给我,我想把门口的那块拾边地锄一下,好种点豇豆,再栽几棵南瓜,秋后也好……啊,你不好自已去拿啊,我是家里的男人,不会听女人呼来唤去的。不是,荣根,我要去……好了,不要多话了,以后你不要这样派我,女人要懂点规矩。看看荣根刹虎的面孔,招娣只好不作声,就这样,她做啥事都难以与丈夫合拍。但人已嫁来了,农村封建意识很浓,生米煮成熟饭没选择余地,常言道,十年的媳妇熬成婆,如今也只能嫁鸡随鸡,嫁狗随狗了。.

        尽管口子在生中总是磕磕碰碰,互动地很不顺当,但招娣还是怀上他的孩子,这几天就要临产。来不及多想这孩子的出生,会给这个相当贫困的家庭带来什么,以后的日子将会咋样,喜嗔交加的谈荣根只会不停地叹气,顶多也只会抬头看看门外的天空。

        可看着看着,他被一个现象给看呆了;因为他觉得,在天空的那团黑压压的层峦乌云中,有一匹形如草原奔腾的白色骏马,正朝他家方向弛骋而来并越奔越近近的连它那两只明亮大眼,颈项冉冉马鬃,马背后如锦绸般马尾也看的一清二楚,他瞪大两只充满血丝的眼睛再想细看时,霹雳雳!一道如昼般的闪电划破乌云,随之便是一声轰隆巨响,惊得从凳子上一蹦而出,人还没回过神,炸雷余音也未尽消时,里屋却传来哇——哇,哇——哇,哇,哇——响亮婴儿哭声。

        哎呀,难道还真应了……平常脑子有些懵懂的荣根,突然想起几天前,他去街上去抓药,还未到那家叫保应堂的药店门口,就被一个衣衫褴褛,披头散发的老头拉住,哎,过来过来,你过来听我说,我看你这人天庭发亮,印堂有点发红,两眼泛着青光,好像神驹临槽,光宗耀祖之兆。当时,只想去药店给招娣抓药,根本没心思跟这位素不相识,如讨饭叫花子的老头纠缠,只是对他嘟囔了句,你要饭就要饭,我家与你也差不多,哄我没用啊。

        那老头呵呵呵地傻笑着对他舞手舞脚说,我们全是神仙下凡,全是神仙下凡,说完便疯疯癫癫地走了。他也糊里糊涂没任何反应,现在想起心中瞬时敞亮,感觉啥病也没了:看来这老头不是常人,他的预言还真……清醒之余,一股责任感从心中油然升起,虽这念头维持时间不长,不过心里总在隐隐地预示着什么。

        他的脑子毕竟不好,所以也没把自己看见那亇疯老头,以及他对自已讲告诉任何人。但他们第一孩子的降生,还是这个家庭带来了平常少有的生气,接生婆抱着孩子跑出来大嚷:生了,生了,是个带把的,带把的啊。这让谈荣根听了更加激动:儿子?儿子?我荣根有儿子了,咱谈家有后了!虽说智商低一点,但生儿子毕竟是一件重大喜事。母亲和他一样兴奋我抱孙子了,我家添孙子啦!娘儿俩抱着刚出生白胖婴儿横看竖看,越看越欢喜。此时天也晴朗起来,一缕灿烂朝霞透过窗格洒在婴儿可爱小脸上如罩了一层金光。奶奶和父亲一个看孙子,一个看儿子娘,你看给孩子起个啥名字?谈荣根很激动地问母亲。

        看这孩子天庭饱满,地角方圆,奶奶左思右想,又看这孩子模样,心想他将来定会有大出息,左看右看总看不够的她突然高兴地说:我的大孙子哎,你是早晨降生一匹宝驹,勤快精神,鹏程万里,今后的日子一定会好起来的,那就叫‘良春’吧,日日是春天,天天过上好生活。整天醉着的爷爷一听,难得眼睛一亮地说,好好,良春良春,我的大孙子就叫良春,说完就去对村里人说了。谈家长辈们对这个孩子的诞生,全美好希望,尽管这愿望在这种乱世能否实现,谁也说不清。可是我有儿子的份责任,对患过严重脑膜炎还得过瘤疽,几乎失去劳力的人谈荣根来说,这副担子是否过于沉重,他自己也难以解答,按照孩子爷爷的说法,既然我的孙子养了下来,哪就听天由命,好歹拉扯他长吧,愁多了也没用,就是一条蛄蝼也是要长大的,咱农村人就是这种命,说完他用那只糙手揑了揑孙子的小脸,然后笑颠颠地走了。

        没想到自荣根的妻子招娣生了这个老大后,接着又生了弟弟和三个妹妹。虽说农村传统观念多子多福,多生孩子,是本族丁兴旺的体现,但他们的家庭负担越来越重,而且在谈荣根的脑子里,根本没有改变家庭面貌的良策。


        收 藏
        点 赞
        分 享
        表态的人
        • 泉水涓涓
        • 芝麻汤圆儿
        • 西江月
        • 陆吾
        • 顺其自然者
        发送

        0条评论

        • 7753
          积分
        • 2914
          博文
        • 2469
          被赞

        个人介绍

        苏ICP备08009317号 苏公网安备3204110200001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32120170011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:1008248
       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信箱:bbs_cz001@163.com  举报电话:0519-82000682  业务联系: 0519-86189488
        欧美最新精品videossexohd,亚洲 欧美 国产 综合首页,欧美观看免费全部完,日本人与黑人牲交交 网站地图